首頁 > 路橋資訊 > 正文
廈金大橋已形成初步方案 構想:“建設成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大橋”
2019-11-08 來源:澎湃新聞 

  臺灣海峽通道暨金馬通橋專題研討會近期在福州召開,兩岸40余名專家學者出席研討會,大家就臺海通道工程建設技術和經濟效益,包括福州至馬祖、廈門至金門的通橋方案等議題進行論證。

  這次研討會引起外界關注的消息是:廈金大橋已形成初步方案。該方案以廈門本島為起點,經過廈門翔安新機場,最終連通金門島,這意味著構想和規劃多年的廈金大橋項目還在繼續推進。

  當前,連接廈門和金門之間的交通仍以輪船為主。

  廈門五通客運碼頭三期,游客如織,寬敞、干凈和明亮的侯船大廳,無論從購票、檢票到通關,已全部實現自助智能化系統,給人極富現代的科技感。

  蔚藍色海平面另一端,則是金門碼頭,由五通碼頭和金門碼頭連接起來的廈金航線,已成為兩岸人民經貿往來和民間交流的“黃金通道”。

  “從五通碼頭到金門碼頭9.7海里,只有半小時的航程。”元翔(廈門)海岸有限公司客運部經理李友六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稱,五通客運碼頭三期于今年6月全面啟用,最高接待服務能力可達每年500萬人次,極大程度方便了兩岸往來。

  一灣淺淺的海峽,曾是海峽兩岸人民難以逾越的“天塹”。如今,廈金航線已將廈門和金門兩地連接成了一個生活圈,金門民眾到廈門購房、問診和會友;廈門民眾到金門騎行、購物和研學,早已成為兩地民眾生活常態。

  未來如廈金大橋建成,將更加深層次推動兩岸經貿往來和民間交流,廈金兩地也會成為兩岸和平發展的樣本。

  一灣淺淺的海峽,曾是海峽兩岸人民難以逾越的“天塹”。 澎湃新聞記者 韓雨亭 圖

  構想:“建設成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大橋”

  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的序幕正式拉開。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告臺灣同胞書》,兩岸關系開始從對立走向和平。

  廈門和金門是兩岸民間交流的先行者。2001年,180余名金門同胞乘坐兩艘船直航廈門,“小三通”拉開序幕。十多年過去,廈金航線實現了從“破冰輪”到“公交船”改變,每天40個班次。另據廈門港口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01全年,兩岸往來僅2萬多人次,2018年廈金航線全年客流量已達174.5萬人次。

  近20年間,廈門的城市體量也發生巨變,人口數量從205萬增長至411萬。伴隨兩岸往來客流量增大,廈金直航的便利性也在增加,從和平碼頭到五通碼頭三期,廈門對碼頭進行了三次迭代升級。

  即便如此,廈金航線仍無法滿足兩岸人民日益增長的需求,臺風、起霧等惡劣天氣造成的海上航線停擺情況時有發生,在廈金兩地建造海底隧道或跨海大橋的呼聲由此而起。

  “廈金大橋在90年代中期已經提出了。”廈門大學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劉國深對澎湃新聞回憶。

  據《汕頭特區晚報》報道,1996年,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吳之明在英國參觀了連接英法兩國的歐洲隧道,萌生了大膽構想:兩個不同的國家和民族都能攜手共建連接彼此的海峽隧道,為什么被臺灣海峽阻隔的中國人不能精誠合作,在臺灣海峽下面修建一條海底隧道?這條隧道長度大約是150公里,是已經投入使用的歐洲隧道的3倍。

  這一設想引發廣泛關注。1998年11月25日,清華大學與臺灣大學土木文教基金會共同在廈門舉辦研討會,兩岸專家學者對建設臺灣海峽隧道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進行首次探討、預測和論證,并提出北線、中線和南線三條線路。

  1999年底,兩岸專家齊聚福建平潭,探討北線方案。2002年3月23日,廈門大學聯合兩岸多家機構和學者舉辦研討會,共聚廈門為南線方案進行探討。

  2003年12月,臺灣海峽橋梁建設及區域經濟合作研討會在廈門舉行,近百位兩岸專家學者經過探討,明確提出在廈門和金門之間建設跨海大橋的方案。

  這次會議收到了13篇關于橋隧地質方面的論文,臺灣專家提出金廈大橋建設4個路線方案,有2條分別與廈門本島前埔和黃厝連接,另外2條一條是和同安大嶝連接,及同安大嶝、小嶝、角嶼連接。大陸專家提出廈金大橋建設方案有3個路線,北線為同安大嶝田乾與大金門南山連接,南線為廈門柯厝與小金門東坑(橋)連接再與大金門縣城(路)連接,備用的中線方案為廈門何厝與大金門南山連接。

  這次會議還發表了19篇論文,主要探討建設廈金大橋對兩岸經濟發展將產生怎樣的推動和影響。另外,兩岸專家學者共同倡議成立廈金大橋建設前期工作小組,決定加快建設工作執行委員會,從政治、經濟、公關先導等多層面加速大橋可行性研究,還有專家雄心勃勃提出要將廈金大橋“建設成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橋”。

  金門縣傳統村落,仍然保持著閩南傳統建筑的特色。 澎湃新聞記者 韓雨亭 圖

  期望:一座橋能改變金門的命運

  “建一座橋真的會改變金門島的命運。”金門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副總干事吳伯揚對澎湃新聞稱。

  金門島人口不多。臺灣媒體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金門縣戶籍人口數量達137837人,實際居住僅8萬多人。不過,金門縣的面積卻比廈門本島(思明區和湖里區)大3平方公里。此外,從地理位置來說,由于無法與陸地連接,金門被視為“海上孤島”,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

  吳伯揚認為,如果在廈金兩地建造一座跨海大橋,金門將不再是孤島,不但水電問題一舉解決,更將成為廈門的“后花園”。

  “金門絕大部分人都希望能通橋。”吳伯揚稱,他在金門已經生活40多年,習慣于當地慢悠悠的生活步調,但依然認為金門應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金門縣政府也意識到建橋對當地意味著什么。2006年,金門縣政府曾針對金門和廈門(嶝)通橋一案,委托了一家技術顧問機構進行研究,擬定《金廈(嶝)大橋興建工程可行性及方案研究報告》,這份報告設計的路線是由金門縣五龍山連接至廈門大嶝島,全長8.6公里,建造經費約25億人民幣。

  那時臺灣方面和民間十分積極。2007年,金門民間成立了“金門和平大橋營建基金會”,希望以此作為募資平臺,推動廈金大橋建設。

  據《國際先驅導報》2007年1月22日報道稱,金門縣提出的連接金門島和廈門大嶝島的金嶝大橋方案,一度引起包括日商和“賭王”何鴻燊在內多方投資者的興趣。

  2007年1月10日,日本鹿兒島縣竹山建筑公司副社長竹山哲史、常務董事柳悅二、早稻田大學客座研究員若宮清等五人專門進行考察后,對金廈(嶝)大橋表示出濃厚興趣,并希望尋找協力銀行,提供低利貸款投資參與建橋;澳門“賭王”何鴻燊到金門考察以后,也表示愿意投巨資開發金門。

  2009年,金門縣政府預算了27億新臺幣建設廈金大橋,時任臺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也詢問進度,明確希望任期內能完成廈金大橋建設。

  針對廈金大橋,大陸各級政府也給予了積極態度,從國臺辦、福建省交通廳及廈門市相關部門都十分支持,多次組織實地勘察。福建省還批準大嶝海域海洋功能區劃修改方案,確定廈金大橋將按一級公路標準設計,雙向4車道。

  “廈門和金門的橋墩都選好了,乃至預計修建的隧道走向都想好了。”劉國深回憶稱。

  這一切似乎表明廈金大橋離動工不遠了。然而,正在各方做好準備之際,廈金大橋建設遭到民進黨強烈反對,迫于壓力,項目停擺,難以進入實操層面。

  “這件事在臺灣沒有人敢拍板。”劉國深認為,廈金大橋關鍵卡在臺灣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層面,最終能否修建取決于臺灣當局在意識形態上的轉變。

  民進黨上臺后,廈金大橋徹底擱置。2018年8月,時任金門縣長陳福海在福建向金門通水儀式上重提廈金通橋,但孤掌難鳴。

  劉國深坦言,如果廈金大橋建成,勢必會對兩岸人心造成巨大沖擊。

  臺灣民眾期待早日通橋,基于海峽兩岸的同胞情感與民間交往,當海峽對岸還在為政治考量斟酌,大陸卻從未停下腳步,位于大嶝島的廈門翔安國際機場已填海施工,并往金門方向增建兩條跑道。

  劉國深說,針對臺灣當局的消極態度,大陸也有學者建議,廈門方面可以先修到一半橋,在末尾部分修建觀景平臺,供兩岸同胞舉辦活動。

  上述建議雖有戲謔成分,但也道出廈金大橋面臨的尷尬。“橋和水、電不一樣,橋作為一個符號,對人的心理沖擊太大了。”劉國深說。

  推進:重啟構想的最佳時機

  “廈門和金門能順利通橋,對于兩岸交流和歷史意義都很重要。”廈門市政協委員、廈門臺商協會會長吳家瑩對澎湃新聞稱,現在是重啟廈金大橋構想的最佳時機。

  今年初,他對外發出《廈門與金門兩地通橋倡議》,認為在廈金兩地建橋可以彌補天氣原因造成的水上運輸短板,使臺胞往返兩岸更加暢通無阻。同時,如果廈金兩地通橋,不僅能推動兩岸經濟發展,更能帶動“廈金經濟生活圈”的形成。

  “一座橋不僅拉近廈金兩地的空間距離,更拉近兩岸同胞心里的距離;一座橋將廈金兩地一日生活圈變得更為高效便捷;一座橋也將成為海峽兩岸同胞的心靈之橋。”吳家瑩在倡議書中稱。

  作為一名長期在廈門經商的臺灣企業家,他深感這座橋的重大意義。“我也將以實際行動號召臺商出錢出力,促成廈金兩地通橋變為現實,盡早造福兩岸同胞,使一橋飛架廈金兩地,天塹變通途。”吳家瑩說。

  大陸方面對廈金大橋的推進也拿出積極態度。10月13日,臺灣海峽通道暨金馬通橋專題研討會在福州舉行,會議就廈金大橋規劃方案和福州至馬祖的榕馬大橋規劃方案展開進一步論證。

  據新華社報道,港珠澳大橋總設計師孟凡超在研討會上發言表示,廈門翔安機場是一個國際機場,戰略性的一個交通節點,而廈金大橋必然也要把翔安機場連接起來,然后實現兩岸共享翔安國際機場的資源。

  另據《海峽導報》消息,孟凡超認為,大陸積累了大量建橋技術和經驗,在建設大臺海通道上是自信的,有能力解決世界級的跨海通道,用大型化、工廠化、標準化、裝配化這四化理念建設大臺海通道。

  “如果通橋后,陸路運輸沒有限制,每年從廈門到金門可能有1000萬人次。”吳伯揚預測道。按照廈門翔安機場的規劃,每年旅客吞吐量達8500萬人次,這將極大增加赴金門的游客數量。

  最大變化不僅是觀光客數量,還會影響到金門的生活方式。

  “對于我們傳統生活作息會有很大的改變。”吳伯揚回憶,以前由于長期由戰時政府管理,金門所有商家下午五點關門,軍人曾是島上唯一的消費者。

  因為具有特殊的軍事意義,金門在外界眼中也充滿神秘感。

  吳伯揚介紹,1997年,金門對外開放觀光,當年就吸引了近80萬臺灣游客到此旅游,讓當地開店的人掙了很多錢。但那時金門并沒充分做好迎接游客的準備,無論是旅游開發還是服務都嚴重不足,食宿和接待也很艱難,到商店買瓶水都成難題。

  “以前金門不知道何為服務業,從來不和客人說歡迎光臨,也不會說請慢用,謝謝,沒這回事,你愛買不買,要吃不吃。”吳伯揚說。

  由于旅游體驗不好,1998年,臺灣本地到金門旅游的觀光客銳減,人數不到10萬,此后金門經歷漫長沉寂。

  2011年6月28日,經過兩岸相關部門的協商,兩岸正式開放大陸居民赴臺灣個人旅游,這不僅對金門旅游觀光業產生很大推動力,更提升和改變了當地服務業,民宿如雨后春筍般出現。

  金門人渴望改變,最直觀的對比和刺激來自對岸的廈門。

  伴隨經濟快速發展,廈門城市建設日新月異,已成為東南沿海最富影響力的現代化都市;金門卻相對步履緩慢,當地人想體驗都市生活,往往不是臺北,而是坐船到廈門。

  作為海島,金門淡水資源極度匱乏,直到2018年8月金門供水工程正式通水,才得以解除水危機,但交通和經濟發展的雙重困境依然存在。“兩岸民眾之間的溝通非常重要,我們也希望金門好。”劉國深說。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Copyright © 2007-2022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3d试机号383历史记录